“你来做什么?”王青脸色一变,把朔月拉到一边去,生气地呵斥她。

那陈老爷看见朔月,眼神莫名一亮,问:“你是王青的什么人?”

朔月说:“他是我叔,你要想动我叔,就得先过我这一关,我告诉你们,我可不是好惹的!”

陈老爷问:“你跟王青真的是一块儿的?”

“废话!”朔月无语极了,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问她?他是不是一个笨蛋呀?

陈老爷高兴极了:“那敢情好!”他对王青说:“王青,我不砍你双脚了,你把你侄女抵押给我,我就放你走。你放心,你侄女留在我们家里,我会好好照顾她,保管她未来衣食无忧!我供养她一辈子!”

一听这台词,朔月就猜到了陈老爷心里面的想法,她呵呵一笑,说:“你神经病吧?棺材准备好了,是打算把我当成那个逃跑的女尸装进去吧?你确实是照顾了我的‘下半辈子’,因为我的‘下半辈子’在你这儿也就只剩下最后几分钟功夫了吧?我呸!你想得美!”

陈老爷说:“你叔叔把我儿媳妇给弄丢了,自然得赔我一个儿媳妇。”

“你这么蛮不讲理,信不信我打110报警把你们都给收了?”朔月也不是最初那个让人欺负的小女孩了,她叉着腰,不服输地大嚷:“我现在还是未成年,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你们不能伤害我!还有,现在国家不提倡包办婚姻,强逼人结婚,那是违法的。”

哼哼,这都是托了某个愚蠢的方大警官的福,以至于她不停地学习法律知识,就是为了不被某天走在街上,忽然就被某个愚蠢的警察请去喝喝茶!

但陈老爷说:“哟呵,小姑娘知道得还挺多的!不错不错,人长得漂亮又聪明,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也不用怕,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你跟我儿子拜一拜,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你啦。而且,为了弥补你,我会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样来看待,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甚至,我还可以改遗嘱,让你做我的遗产继承人,等我百年之后,我的所有钱财、所有产业全部都给你。”

“我不稀罕。”朔月挥挥手,她才不相信那些虚的东西,就算陈老爷真的会把全部遗产都送给朔月,她要了也不知道能拿去做些什么,也许可能会为了装逼炫富而把刚到手还没焐热的遗产全部拿出去捐给希望工程呢!

紫粉色连衣裙青春美女外拍

陈老爷说:“那你想要什么?”

朔月笑嘻嘻地说:“我什么都不想要。”

“不可能,只要是人,就一定是有想要的东西。”

朔月捉了个鬼脸:“我有想要的东西,但是我更喜欢通过自己的双手去争取,而不是依靠别人施舍。你也别问我究竟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以前曾经有个化身为恶魔的SD娃娃问过我相同的问题,但是我就是没有想要的东西啊。就算有,我也不会向你要。笨蛋~,别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世俗。”

“……”陈老板无奈地看着她。

朔月得意不已,心想这笨蛋老头儿没话说了吧?没话说了就应该放他们走了吧?

但是没想到的是,陈老板没话说了,就直接动手了。

他挥挥手,让家丁们上。

唉,为什么坏人总是有一群手下呢?

朔月无奈地想。这些家丁都是小喽啰,哪里能是朔月的对手?朔月一拳一脚,哐铛铛没几下功夫就把家丁们给打倒了。

“嘿嘿。黄瓜网站草莓视频你以为本姑娘是吃素的呀?”朔月哼哼,拉起王青的手,说:“叔叔,我们走吧。这帮恶徒还想要你的双腿?哼,货丢了,大不了把他们付的钱还给他们好了,反正又不是他们家的亲生女儿。你是把那女尸从湘西赶到这个地方里来的,那么远的地方,他们的关系能亲近到什么地步?”

说完,她就要带着王青一块儿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啪的一声关起来了。

不仅门关起来了,就连窗户也一同关起来了,电灯一下子熄灭了,很快整个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两簇火光。

那是,

棺材前的白色蜡烛点起的烛光。

所有人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朔月脸色一凝,目光落到那具棺材里,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王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朔月说道:“女娃娃,你知道为什么这个陈家一定要去找一具女尸来结冥亲吗?那是因为这户人家在闹鬼。他们家被闹得没办法,这才请了算命先生来合算合算,找了全国死去的女尸,才查得出那么一个八字忌日都十分相宜的女子,于是就让我把那女尸送了过来。你呀,本来就不该搅和进这件事里来,这少爷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朔月看到这么大的阵势,心里当然知道那个男鬼不简单,但她并无惧怕之色,轻哼一声,说道:“那死少爷不管有多厉害,我比他更厉害。我见过那么多鬼,也捉了不少鬼,还从来没有一个鬼敢和我做对的呢。”

“唉!”

屋子里面阴风阵阵,那风声越来越响,像极了是个鬼魂的哭嚎声,声声凄厉,令人感到恐惧,家丁们跪了下来,对那棺材拜拜,大喊道:“大少爷!大少爷,请息怒!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们!我们……我们马上就去给你找个新娘子来!”

这话音刚落,朔月就感觉到无数道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上,朔月连忙撇清关系:“看我也没用,我不怕你们鬼少爷,他有本事就出来和我打一架啊,如果他真的能赢我,我就做他老婆。他要是赢不了我,就得放我们走!别以为你们装神弄鬼的,就能让我心软,答应你们……”

话音未落,忽然间有一颗头颅高高抛起,鲜血如喷泉,朝天喷出几十厘米。

朔月呆住了,嘴巴久久合拢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具手脚还在抖动的身躯缓缓地倒了下来,失去了动静……

来,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