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吕江涛

   北京报道

科创板开市一周年系列报道(三)

近日,围绕着“中芯国际(688981.SH)和贵州茅台(600519.SH)谁更珍贵”这一话题的争论愈发激烈。事实上,把这两家所属行业毫不相同的公司进行对比,折射出中国投资者对A股市场能否走出优秀高科技公司的殷切期待,而中芯国际所在的科创板就承载了这样的历史使命。

一年前,秉承“借助资本力量,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初心,科创板开市的锣声在2019年7月22日9时30分敲响。

2020年7月22日,开市满一周年的科创板,已上市交易企业达140家,总市值逾2.96万亿元,平均市盈率为131.87倍,且主要集中在高新技术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科创属性凸显。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截至7月22日收盘,A股市场共有3909只股票,科创板股票占比仅为3.58%。而从百元股数量来看,3909只股票中,股价超过100元/股的共109只,其中31只来自科创板,占比高达28.44%。

1.高价股扎堆,A股近三成百元股从这里诞生

多年前,贵州茅台的股价还徘徊在100元/股—200元/股之间的时候,A股市场上的百元股凤毛麟角,当时就流传着一个所谓的“茅台魔咒”——一旦某只股票的股价超过贵州茅台,短期内就会面临剧烈调整,股价腰斩之后再腰斩的也比比皆是。

如今,科创板已经成为A股市场百元股最大的汇集地。截至7月22日收盘,140只科创板股票中,有31只的股价超过100元/股。其中,石头科技(688169.SH)的股价超过400元/股,硕世生物(688399.SH)等7只股票的股价在300元/股——400元/股之间,寒武纪(688256.SH)等4只股票的股价超过200元/股。

此外,目前科创板还有9只股价在90元/股到100元/股之间的“准百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与股价同样高启的,还有超高的市盈率。

截至7月22日收盘,140只科创板股票的平均市盈率为131.87倍,除了尚未盈利企业外,微芯生物(688321.SH)、孚能科技(688567.SH)的动态市盈率超过1000倍,中微公司(688012.SH)和国盾量子(688027.SH)的动态市盈率分别为557.76倍和461倍,金山办公(688111.SH)、艾迪药业(688488.SH)等16只股票的市盈率也均超过200倍。

反观贵州茅台,其股价虽然高达1678.08/股,但动态市盈率仅为48.93倍。科创板公司要想打破“茅台魔咒”,不仅要在股价上超过贵州茅台,还要在盈利能力上实现超越,目前来看还任重道远。

对此,专业的研究机构和产业界人士普遍认为,如果单纯从财务回报和业绩对标来看,当前科创板的一大部分股票确实是被高估了。但是,对科技股的估值不能简单的从业绩角度来对比,因为科技公司往往存在赢家通吃的现象,市场更看重的是市占率和成长性。科创板的大部分公司目前正踩在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上,未来,业绩的快速增长会烫平当前的高估值,一大批“科技茅台”可能就会从这里批量诞生。

2.静候“科技茅台”,历史性首例在这里集结

多年来,由于审核制度、上市门槛等原因,红筹企业、差异表决权企业、VIE特殊架构企业等类型企业被A股市场拒之门外,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企业不得不远走海外,赴港股或美股上市,既增加了企业额外的成本,也没能让A股投资者享受到企业发展的红利,与“科技茅台”失之交臂。

对此,科创板在基础制度上做了诸多创新,也创造了A股市场的多个历史“第一”:

2020年1月20日,具有特殊表决权架构的企业优刻得(688158.SH)登陆科创板,成为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

2020年1月23日,泽璟制药(688266.SH)登陆科创板,A股未盈利上市第一股面世。

2020年2月27日,华润微(688396.SH)在科创板挂牌上市,成为A股红筹第一股。

2020年6月12日,九号智能申请公开发行CDR(中国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大概率将成为科创板首单CDR。

2020年6月19日,已经在境外上市的红筹股中芯国际科创板上市申请过会,从受理到过会仅用时18天,创下A股市场最快纪录。

……

最新消息是,7月20日下午,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宣布启动上市计划,欲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同步公开发行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11年的股权协议,当时支付宝刚刚完成分拆,蚂蚁金服的股权再次变得复杂,当时如果选择登陆A股会存在较大的政策风险。

如今,这一切都已经不是障碍,蚂蚁金服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借助资本的力量,迅速成长壮大,用良好的业绩来回报投资者。

不少评论说,科创板可以说是寄托了“全村的希望”。要实现这些目标,离不开专门为其设计的一系列的制度创新来保障。实行注册制,让IPO批文不再“稀缺”、修改上市条件,让科创板对不同类型企业更具包容性、发行市盈率“能上能下”,不再“唯23倍论”……

这一系列制度创新给发行人、保荐人、承销商等市场参与主体有了更多的主动权,但也并非全无约束。

在科创板发行承销的制度创新中,跟投制度无疑是对券商的一项真金白银的资本约束。简单来说,跟投制度就是保荐券商需要出资,对主承的项目进行投资,这样一来,券商的利益将和其他中小投资者捆绑在一起。

而对于出现违规行为的中介机构,监管部门也绝不手软。上市规则明确对中介机构可能的纪律处分进行了规定,手段包括通报批评、公开谴责等,更严重的,上交所可以在最长3年时间内不接受券商及相关业务人员的申请或信披文件。

从实践来看,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中金公司、中信建投证券等中介机构都曾因保荐过程中存在违规执业行为而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责编:谢玮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嗨友会app